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13301099824
地址: 广州市天河区
当前位置:足球规则学习
克制的狂欢|古希腊运动会与公民之爱
发布日期:2020-06-10
古希腊竞技场遗址“更高,更快,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在每一届奥运会上被每一位努力拼搏的运动员展现得淋漓尽致。在不同运动的独特规则背后,运动的竞争性也不断被强调。运动员在超越自身的同时,往往也需要面对与他人的比较与竞争。也正是因为其独特的竞争性,奥林匹克运动会才显得更富有******与魅力。在日神面具下的酒神追溯到公元前八世纪的古希腊,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创立与古希腊的宗教情结有着紧密的关联。与之相对的,是日神与酒神精神的对立。所谓日神是一种形式美、节制和对称、是分析和分辨。而酒神则是打破禁忌、放纵欲望,解除一切束缚,复归自然。这是一种痛苦与狂喜交织的非理性状态。在不同的项目中,希腊的公民追求荣耀,相互竞争。在严谨的竞技规则的背后,是古希腊对于人类身体,力量与美的喜爱与欣赏。在古希腊,最初赛会规定,只有纯希腊血统的公民和自由人才能参赛,这些人还必须是从未受过刑罚,道德上没有污点的人,由此可见古希腊人对运动会的要求之严苛。在日神式的克制规则下,包含的是酒神式的狂放,在日常生活中所不能被发泄出来的粗野,狂放,乃至攻击性行为在合理的规则下得以出现。对于古希腊的公民而言,战争或许是展现酒神精神的最佳时刻。然而发动战争就意味着无法避免的伤亡,即使追求荣耀的古希腊人能克服对于死亡的恐惧,对于城邦的治理者而言,战争的不可预测性,不规律性,与伤亡导致它无法替代神圣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在长期的理性社会中长期被压抑的公民渴望着回归到原始的狂欢,正如陈炎教授所说,“这种影子不仅在体育活动中可以看到,而且在某些娱乐活动中也不难被发现。大而言之,有所谓全民参加的‘狂欢节’;小而言之,有所谓个人举办的‘假面舞会’。这类活动可被视为狄俄尼索斯仪式的现代范本:人们在文明的社会中分割出特定的时间与特定的空间,使那些压抑已久的感******望和肉体冲动得以充分的宣泄,以便于重新恢复身心的平衡。从这一意义上讲,体育和节目,在西方社会中均起到一种‘安全阀’的作用,通过它们,可以释放出某种有害于社会秩序的感性冲动。”可以想象,不加以控制的酒神精神意味着对规则的破坏和对他人的伤害,于是在狂放的酒神结束后,古希腊的公民们又再次回归到对日神精神的追求,回归到理性的日常社会。运动会与公民之爱随着运动会的发展,更多的古希腊公民有机会参与到这一活动中来。作者金元浦在《圣火传递心中的爱》一书中写道:“赛会期间,来自各城邦的艺术家纷纷展出自己的作品,诗人吟诵诗歌,哲学家、历史学家发表演说,而商人们则借此谈买卖、定契约,竞技会同时成了全希腊思想、文化、经济交流的大******。古代奥运会是希腊各民族文化的一部分,它起到了团结各族人民,维护国家统一,减少和制止战争的积极作用,与政治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说过,“人是社会性动物。”抛开奥运会的宗教性不谈,奥运会的社会性为参与的公民的所展现,同时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每一个参加运动会的公民。当我们想象古希腊的奥运会时,我们可以想象公民对于一个共同目标的追求。不论是旁观还是直接参与,古希腊的公民渴望着荣耀,并对获胜者报以最高尊重。金元浦写道:“比赛结束后,在宙斯神庙附近举行隆重的授奖仪式,庄严地宣读各项比赛优胜者的姓名、他父亲的姓名、所属的城邦和出生地名。富有想像力的希腊人对竞赛的优胜者给予了最浪漫、最神圣的奖赏:他们给冠军们头上戴上橄榄枝编成的花环,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桂冠’,象征和平和友谊。戴着桂冠的优胜者比国王还要受人崇敬和爱戴,有人甚至把他们当做神一样来崇拜。竞技大会的闭幕式上,还要举行‘国宴’招待他们。最著名的诗人向他们奉献赞美诗,第一流的艺术家为他们在奥林匹亚建造纪念雕像。他们的名字会很快传遍整个希腊。优胜者的家乡把他们当做出征凯旋的英雄来欢迎。有的城市还要把城墙打开一个缺口,让他们像征服者那样进城。如果优胜者是雅典人,还可以得到500银币的奖励。”在这相同精神和追求的引导下,古希腊的公民们相互之间获得了认同,并更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而参与运动会的运动员们也在酒神式的相互竞争后消除了对彼此的攻击性,在破坏性消失后,运动员之间或转向了日神式的理性关系,或产生古希腊式的爱意(eros)。而不论是哪种关系,都对公民间的友爱有着积极的作用。高贵的自傲与美运动会也使得公民通过正当的手段来获得社会的认同和荣誉。彭刚教授曾对卢梭的自爱自尊自傲做出如下描述:“人类最原始且最基本的情感是自爱,随着人类由自然状态迈入到社会状态,自爱就必然转化为自尊。自尊具有两种性质相反的基本类型,即虚荣和骄傲。自爱渴望的是自身的福利和幸福,它是一种非社会性的情感;虚荣渴望的是社会的荣誉和尊重,并试图以财富、名望或权力来实现其目的,它是一种反社会性的情感;骄傲同样渴望社会的荣誉和尊重,但它以美德和功绩来实现其目的,它是一种合社会性的情感。”原始人试图满足自身的欲望,与此同时,由于缺少他人的存在,原始人的行为并不转向获得他人的认同。而在古希腊这样一个文明社会,公民渴望被他人所尊重,所崇拜。在古希腊诡辩家遍地横行的情况下,如何通过合理且被他人认同的行为获得荣耀成为了古希腊公民考虑的问题。而运动会中的体育项目代表了古希腊公民所追求的力量与美。古希腊人对身体之美的追求是不容置疑的,在《会饮篇》中就曾有苏格拉底与亚西比得在健身房中相遇的故事。金元浦写道,“而在奥运会上,所有的运动员赤身裸体,由于全身涂满橄榄油,健壮的身体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光,肌肉显得更富有弹性,更能体现出力量与美的完美结合。”运动员的身体所体现出的美与他们的力量正是古希腊公民所认同且追求的,这也成为了运动员获得尊重的重要原因。而在另一方面,在相互竞争中,运动员体现出的勇敢,追求卓越等美德更赋予了他们超人一等的地位。古希腊人坚信,一个具有德性的人是应该被尊重和效仿的;而在运动会上显示出自身德性的运动员毫无疑问是受人爱戴的。比起通过诡辩和恶毒手段获得虚荣的公民而言,高贵且充满德性的运动员成为了更加受人尊重的一方。结论在几千年后的今天,奥运会仍承载着相似的功能与责任。来自不同国家的运动员在赛场上的卓越表现让人们陷入酒神式的狂喜。而在狂喜过后,人们又再一次回到日神式的克制的生活中去。然而在那一瞬间,人类作为共同体忘记了不同文化之间的冲突,在合法合理的框架下相互竞争,追求着同一个目标。或许正如曾经的奥运会一样,在人类拥有同一个追求,认同同一个价值的那一刻,我们可以忘记战争,忘记仇恨,短暂地回到古希腊,与他们拥有同样的高贵精神。 责任编辑:韩少华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